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马蔚华:公益金融是未来趋势
价值中国推荐 2019-05-21 15:52 中国慈善家2018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公益金融有必然性

  《中国慈善家》: 怎么理解公益金融在全球的发展趋势?

  马蔚华:拿影响力投资来说,影响力投资是公益金融的重要部分,首先它符合公益慈善历史的发展规律。回顾历史,一定的公益慈善的管理方式总是和一定时期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观。从中世纪到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再到全球化、信息化、资本化的今天,公益慈善的管理和发展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教会的救助、王室的公益到美国现代基金会,一直到今天的公益金融,完全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


  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科技革命、金融创新、全球化,全球财富快速递增,但在全球范围内财富越来越集聚在少数人手里,再加上环境、生态问题,为全球的可持续发展埋下了很多隐忧。为此,联合国制订了2030可持续发展规划。要解决这些问题,每年需要3.9万亿美元,但是靠捐赠,靠政府投入,只能解决1.5万亿美元,还有巨大缺口。这么大缺口你靠捐赠靠传统的办法是解决不了的,与其被动堵缺口,还不如让缺口越来越小。如果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未来都能够既关注经济效益,同时又非常重视社会效应,减少贫困、减少污染和保护环境,这个缺口会越来越小。用捐赠补缺口和让缺口越来越小是标本的关系。这是我做影响力投资的一个逻辑。

  第二,近年来社会向善、商业向善、金融向善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我刚到招行当行长的时候,做社会责任报告的企业寥寥无几,当时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企业社会责任同盟来推动,现在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会做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也在做善事,美国最先做影响力投资的都是高盛、摩根士丹利这些大金融机构,因为他们经历了金融危机以后正努力改变自己的形象。还有我非常欣慰的是千禧一代对社会责任的关注超出预想。未来的20年巨大财富要转到千禧一代人手里,他们有这种责任感,我觉得对社会向善充满希望。

  第三,我觉得符合十九大提出的高质量发展战略的五大理念。第一是创新,十九大报告里多次提到社会管理的作用,公益也需要创新,公益金融就是一种创新。第二是协调,影响力投资既看重经济效益也看重社会效益就是协调。第三是开放,可持续发展是全球的事,我们迎接更多的公益资本进入中国,中国的公益资本也可以走出去推动全球的可持续发展。第四是绿色,这是影响力投资和公益金融的应有之意。第五是共享,公益的目的是为了让社会更美好,让每一个人都能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所以它完全符合这一理念。

  我们过去40年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积累了很多成长中的烦恼,如贫富差距、环保问题等等,解决这些问题光靠政府不够,必须靠社会力量。做公益金融就有这样的效果,光捐赠不行,要把问题变成商业机会。德鲁克说过,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变成有利可图的商机,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所以我觉得影响力投资和公益金融有必然性,是未来趋势。

  用现代企业管理办法管理公益组织

  《中国慈善家》:你讲到国外越来越多的金融人士做公益,为什么?

  马蔚华:我去年去美国考察影响力投资,发现许多影响力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华尔街,来自金融机构,尽管现在他们的薪酬和华尔街还有差别,但是这些人还是愿意来。

  美国也经历过传统公益时代,遇到和我们现在一样的问题。没有激励机制留不住人才,不能可持续,他们突破局限提出了公益金融的概念。传统观念认为做公益不能挣钱,不能有半点风险,不能做广告宣传等,凡是用商业模式做的事公益都不能做。我认为做金融和做公益本质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需要成本最低、收益最大,都需要信息透明、控制风险、做好客户服务、搞好投资者关系,只不过公益机构是社会效益最大化,商业机构是经济利益最大化。所以可参照管理金融企业的方法管理公益机构。

  《中国慈善家》:这是你通过在壹基金的实践悟出来的吗?

  马蔚华:对。另外我也学习研究了国际公益史,19世纪到21世纪,美国就完全用现代企业的方式造就了现代基金会。美国基金会都是董事会领导的,治理结构很先进,我觉得对我们今天还有启发。

  《中国慈善家》:壹基金的经历给了你哪些启发?

  马蔚华:我刚到壹基金就遇到质疑风波,最大的问题就是社会对我们有疑问、有质疑、有抵触,信息不透明,不知道钱花哪儿去了。我觉得这个风波有社会的误解,有一些人的攻击,但是自己的问题也比较突出。像招行是上市银行,我们充分披露信息让投资人充分了解你,公益组织更应该这样,大家捐的款大家有权利了解,所以要像上市公司一样有良好的内审、外审和信息披露制度。

  原来壹基金的议事规则比较民主,但是大家天天争吵,办事效率比较低,后来我们觉得需要建立一套治理结构。现代企业管理就得有良好的治理结构,招行叫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那基金会就搞理事会领导下的秘书长负责制,形成良好的管理结构和风险控制机制、服务机制。我们把每个捐款人当成客户,做好服务,内审外审信息透明,控制风险。每一个合作的NGO组织,你都要和他们搞好风险管理,不能出问题,他们的问题就是你的问题。

1 2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